AD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学习老罗的得到大学,思维模型课笔记,及延展思考

[2019-09-18 09:27:51]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学习老罗的得到大学,思维模型课笔记,及延展思考【第九节演化者:怎样通过调整合作关系重塑竞争力】演化者思维模型,是描述竞争优势如何形成的模型。现代社会的自由度比过去大很多,这也导致竞争优势并不在简单的取决于你多努力,而是更取决于你的选择。取决于你选择什么样的站位,以及怎样借助协作者和协作网络的力量。面对这种综

  原标题:学习老罗的得到大学,思维模型课笔记,及延展思考

  【第九节 演化者:怎样通过调整合作关系重塑竞争力】

  演化者思维模型,是描述竞争优势如何形成的模型。现代社会的自由度比过去大很多,这也导致竞争优势并不在简单的取决于你多努力,而是更取决于你的选择。取决于你选择什么样的站位,以及怎样借助协作者和协作网络的力量。

  面对这种综合竞争优势,传统经验越来越苍白无力,我们需要一种全新的定位方式。历史上做得最好的其实既不是个人,也不是公司,更不是国家,而是经历了漫长演化过程的生物们。

  吴伯凡老师说,凡是在漫长的演化史中存活下来的生物,都不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而是在适合的环境中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一、定义此类问题的边界

  1、一定时间内,你的个人能力和资源相对不变。

  2、你对环境是有选择权的。比方说,你有充分的条件去挑选在哪工作、跟谁工作、加入哪个协作网络。

  3、你想重塑自己的竞争力。

  二、本节事例

  1、选择有选择压的生活环境,才能进化。主动选择压力并不是自找苦吃,而是尽可能让自己进入一个生死攸关的环境中。

  为什么很多人在国内怎么都学不好英语,扔到国外半年就会了?因为不硬着头皮说英语就寸步难行,这是生死攸关的事。好的选择往往是在你没得选时做出的,坏的选择往往是在你有很多选择,但这些选择之间没有什么差别的情况下做出的。

  2、好的合作策略是选择对方最不擅长的事,然后玩命去帮助他,最终让他离不开你。

  狗是由狼中最弱的那一批演化的,但现在全球的狼只有10万多头,而狗有10亿头。从生物演化的角度看,狗比狼更成功的原因是:第一,狗依靠骨头和便便这两种对人来说不是资源的资源活下来,它们的生态位与人类不重叠,而狼必须吃肉,也就与人类形成了正面竞争,生态位重叠;第二,狗利用远比人类强大的嗅觉和夜视能力,帮助人类捕猎和预警,成为人类离不开的合作者。

  3、差异化的最好方法,不是跟别人不一样,而是打造一种复合能力。

  鹰可以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靠的是极远的视力、锋利的喙和爪、以及宽大有力的翅膀,形成了一套强大的能力组合,让它的捕杀最有效率。所以,打造多元组合的“能力箱”,才是真正的差异化,才能获得更大的生存机率。

  三、本节核心要点

  要点一:生物演化的过程,就是各自找到解决方案的过程。向它们学习,找到自己的生态位,从而活得更久。

  白话版:找到自己的阵地,守住它,然后等待对手犯错。

  要点二:选择有选择压的环境,让自己始终处于学习区,主动把压力转化成竞争力。

  白话版:走一条难走的路,让别人在舒适中无路可走。

  要点三: 先“干”为敬策略,让自己成为别人不可或缺的帮助者。

  白话版:想要贵人相助,先要成为别人的贵人。

  要点四:在长期多变的竞争环境中,打造多元组合的生态位策略,让自己更优秀。

  白话版:箱子里的工具越多,能干的事儿就越多。

  四、我的延展思考

  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说,在未来社会中,随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普遍应用,大量的人会成为无用阶级。他们不会走投无路,会在舒适区中活着,但却没有任何竞争力,甚至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

  这让我想起了英国的著名剧集《黑镜》第一季的第二集《一千五百万的价值》。它讲述的就是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预言的样子。

  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美好”到所有人都已经不需要创造价值的时代。因为毫无价值,绝大多数人都只能靠蹬自行车赚取“生活点数”。而要想脱离这种“无意义生活”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选秀明星娱乐大众。

  男主角倾其所有帮助女友参加真人秀节目却惨遭失败。当他手握碎玻璃,站在舞台上声泪俱下的控诉这个社会时,评委们却满脸兴奋的宣布这是一个“精彩的节目”,而观众们则集体起立,鼓掌叫好……

  《一千五百万的价值》不应该被归为讽刺片,而是彻头彻尾的恐怖片,这种对未来的恐惧,来自于无处可逃、无缝可钻的价值壁垒。它不同于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描述的“老大哥”,谎言总有被戳穿的可能,所以恐惧尚有边界。它也不像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创造的“世界国”,乌托邦本身存在逻辑悖论,所以恐惧外强中干。

  《一千五百万的价值》营造的恐怖未来,是那种无边无际的,碾压式的恐惧。最深沉的恐怖,不是鲜血淋漓的修罗场,不是残酷未知的无限流,而是所有反抗都只不过是别人娱乐工具的绝望。你一切的努力终将成为这个毫无价值的闭环的一部分,冲不出,逃不掉,只能在绝望中绝望,而希望也只不过是下一个绝望的序曲。

  好在,这只是一部电影,还不是现实。就算是尤瓦尔·赫拉利,也没有在《未来简史》中判人类未来的死刑。他在用最直观而深沉的恐怖预言,让我们对自己的舒适区产生怀疑,让我们对自以为想要的“美好未来”保持警惕。

  如果说以“人类的未来”说事太过虚幻和无力,那么个人的未来就没有这种压迫力十足的恐怖可能性吗?

  30年前,人们还认为进入国企就是捧上了铁饭碗,可国企改革把无数人的铁饭碗狠狠碾碎,这是市场需求带来的必然结果。那么,30年后,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被大规模应用时,谁敢说自己赖以生存的技能就一定不会被替代?这同样是科技进步带来的必然结果。

  想想三十年后,被我们的后辈指着一部机器说:“看,老刘,你一天才能干完的工作,它一分钟就搞定了;你积累了一辈子的经验,它一秒钟就学会了。”我们能坦然的面对吗?到时候所谓的“退休”就不是因为年龄大了,而是不再被需要。

  就像30年前,面对下岗命运的工人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哪怕蹬着板车送蜂窝煤,哪怕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下海。而30年后,没有什么低端劳动还需要人力了,也不再有轻易就能做成的生意,甚至因为不再是主力消费人群,所以我们连被收集数据的价值都没有。我们不应该对此产生恐惧吗?

  幸好,在可预见的未来,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等必然会逐渐成熟的技术还无法代替所有职业。至少,那些需要在人类与AI之间当“翻译”的人依然会有极大价值;与创意相关的职业还有与AI争夺的机会;基础科学和尖端科学的研究者依然价值坚挺……

  至于那些容易被机器和AI替代的工种和行业,从业者的最佳方案是要么成为顶尖者。各行业的顶尖者还有制定标准、验证、审核技术的价值。要么形成多元竞争力,占据新的生态位。技术的进步在各行业是不平均的,所以拥有多元竞争力的人有更多闪转腾挪的空间。

  因此,未来要延缓甚至摆脱“毫无价值”的命运,就必须走出舒适区,有意识的选择有选择压的生活。

  吴伯凡老师在本节课程中只说了几个在演化过程中成功存活的生物案例。他在《伯凡日知录》课程中却说过反面的例子,在生物演化史中,绝大部分灭绝的生物,都是竞争力单一、生态位重叠度高的物种,他们抵抗环境变化的能力很差,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会灭绝。

  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生物种类,已经占到了地球生物圈的顶点,自然不会在种群层面上有被颠覆的可能,但作为个人,在种群内部的竞争中,却要面对更加的残酷的竞争关系。而且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这种竞争正在逐渐恶化,比如贫富差距的加大,比如资源的过度集中。

  也许我们这一代还碰不到《一千五百万的价值》中的极端恶劣情况,但我们的后代就很难说了,只有从我们做起,才能成为他们的榜样。这就像一个眼睛只盯着所谓铁饭碗的父母,就一定会怂恿孩子考公务员;一个靠投机发财的父母,是不会太在意孩子的智识发展。

  人们说三代才能培养出贵族气质,对多元竞争力意识的培养,也需要前人铺路的过程。从防患于未然的层面上说,我们也应该先适应在学习区生存的模式,这样才有可借鉴的经验提供给后辈参考,更何况我们自己还会从中收获莫大的益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